纱布。

#声之形之观后胡言乱语

  

实在有点长就先丢这边了。

 


因为不属于电影里所提及的那一类群体

也没有过和电影中情节类似的人生经历

所以没有资格从他们的角度来评论这个电影关于这方面的情节安排

以及细节设置的合理性

但是整场下来我也不是很明白作者的意思

所谓的「形」是想要表达什么

是超乎常人的包容和温柔

还是深入骨髓的自卑和不知所措的软弱

最后无条件地妥协和原谅?

不过类似这种女性人设在日本各种作品中出现太多

不如说这就像是那个社会里欺凌者群体、围观者甚至被欺凌者自身所希望被欺凌者所表现出的一种形态

有人称之为「坚强」  虽然我并不这么认为

但既然要这么设定就这么设定吧也没什么好说的


另外一个出现太多的情况是

铺垫很足抛出一个或多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

最后却不直面问题本身或做出斗争去反抗

不是用其他毫无关联的剧情来掩盖

就是当事人毫无诚意低个头蒙混之后顺理成章原谅

这里要说的不仅仅是女主 更让我看不过眼的是男主

一千只纸鹤加上眼泪汪汪装个逼就原谅了接下来还将扣在自己头上一辈子的屎盆子

实在是让人觉得可悲

这让我想起之前看过的一部日剧《问题餐厅》

用尖锐的手法将女性受到歧视以及家庭关系男女问题等社会问题血淋淋的撕裂开给我们看

最后我却只看到了有同样遭遇的人互相舔舐伤口相拥哭泣之后

用类似「明天生活还要继续」这样的理由骗自己安心忍受下一切

只要施害者稍微低低头施舍几滴眼泪或是一句似有似无不知有几分诚意的道歉

即使地狱一般的生活明天还会继续也就因为这样一点点的道歉而原谅了接受了

实在是让人觉得可悲

本作也是一样 

美好的HE结局看上去十分强行 

让人笑不出来


有人跟我说因为那个社会本身就是这样 

就是因为实际上并没有人会去主动解决这些问题所以这些问题才会一直存在

才会被人当成作品的素材

因为现实中没有人反抗因此作品中也终归只能强行HE不了了之或者是BE主角自杀一切结束

或者说就像前段所说的其实心底下意识就希望被欺凌者能够以自己吃亏包容一切的形态活下去或是忍下一切去死 

所以才让作品中那么一点微弱的反抗也不了了之地结束呢

 

好了回归本作 

Miyu的声音可以说是很清澈了真的很适合这种少年主役

纱织含糊不清的发音在门外汉的我听来还是十分到位的 尤其是由于不太会发出声音所以哭声也像孩子一样大哭的那种哭声我也觉得十分到位 好评

然后整个作品还是最喜欢那个小胖子

可以说是心灵十分纯洁的存在了

贤章配的也很棒


其实一开始觉得画面和钢琴配乐甚至有点新海诚的味道 

是最近都流行做成这样的吗 这个不太了解

不过我的确觉得钢琴那个琴键按下去木塞震动和碰撞的声音很有feel我很喜欢

然而电影中有好几处情景转换的时候音乐切的不好 结束得十分突兀

以及天台撕逼女主哭戏那一段的bgm讲实话我觉得很不配

  

关于剧中两位女配讲实话我真的更讨厌黄毛那一位

人世间到底是什么人心黑到什么程度才会扯掉听障者的助听器甚至丢掉它来玩 这个听障的朋友一定是恨之入骨我就不多说

但是不那么讨厌黑毛的原因是因为至少这个人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

知道自己和黄毛都没有资格去指责其他人

与此相比黄毛真的是一直到最后都还在婊

五年了还往男主身上甩锅

实在是十分让人恶心了

男主听到这些话之后想吐得紧 我觉得我都快恶心吐了

 

另外我到最后也没理解为什么妹妹要拍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是妹妹想让姐姐去死吗?

 

好了就说这么多

总之就是一部很有争议的片子就对了

只是看过之后笑不出来所以一个人胡思乱想了许久之后的胡言乱语

就此打卡吧


没有前言,没有逻辑,废话一堆罢了。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消沉至此却还这么多话,大概是回南天的雾和地上的水气开始让我犯起了恶心,又或许是室友冷淡的三言两语和她言语中透露出的永远都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让我感到不知所措。也许是昨天晚上做了个起来后让人怅然若失的梦,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梦里自己在常去的那家咖啡店里点了一杯不放咖啡的纯奶茶,看着老板一副「你仿佛在逗我」的表情开心地笑。

        人的认识就是片面的啊,现实往往是你没法或者并不愿意去理解罢了。电影里一个酗酒赌博好色的混蛋在得到指引拯救世界之前我凭什么要说他是英雄?还不是编剧给你看到的是什么就是什么。蚁穴尚且可以摧毁堤坝,你尚且可以因为一个路人的冷漠或一个糟心的导游就讨厌你去旅游的那个城市,同样的我身处自己讨厌的学校讨厌的地方,看着自己讨厌的老师上着自己讨厌的课,面对一群连基本的坦诚相待都做不到的所谓“朋友”,就算这只是偏安一隅的小岛,终究也还是属于这个城市,你又怎么能让我强行舍弃掉这些不愉快的印象而去爱这整个城市?

        这么久了我终究没法做到所谓“习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并没有因为时间而冲淡,我讨厌我身边的一切,更讨厌身处这些人事之中渐渐变成废物的自己。无法努力学习,也无法养活自己,一时间竟不知自己都学了些什么,自己想学些什么。我恨自己没法像那些优秀的人一样不管身处何处都能独善其身,可能现在的我真的只是被拴在什么东西上被拉着走,被时间推着苟活罢了。我只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无比想要逃离这里,就像当初自己坐在书桌前无比想要逃离支离破碎的家里一样,逃离这个自己都无比痛恨的自己,找回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惧怕,什么都愿意尝试,对一切都充满了期待和自信的自己。或许今日的年轻人也就是因为身处这样的困境之中,才将压力付诸所谓爱情,付诸酒醉金迷,付诸身体的快感,付诸霓虹灯下的疯狂喊叫吧。到头来我真的一点也不怀念那个现在已经破碎的家,更怀念的是那个城市罢了。

        可悲的是除了那家咖啡店以外我真的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屏蔽室友屏蔽学习屏蔽一切放空自己真心地笑一笑。说了这么多我依旧不知道自己剩下的两年半该如何熬过,也只能像这样洋洋洒洒粗略地写写牢骚式的随笔。言尽于此,也许我应该去吃碗腌面喝杯咖啡,然后,看着睡着的猫,静静地发个呆吧。

        记得以前的自己也是能写点像样的的东西出来的,可如今除了倾吐自己的满腹恶心,竟是什么也写不出来了。

         唉。那就算了吧。